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19)【作者:deltat】
【偏偏要做你的M】(3.19)【作者:deltat】
字数:40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3.19章

  我正犹疑的时候,她却起身出门,拿回来了很多尼龙扎带。

  她用了其中两根,把我的双脚牢牢绑在了一起;又拿出另外两根来,把我双手的手腕都绑到了我的贞操锁上;剩余的扎带她则直接放到了一边。

  我老老实实被她绑好,却依然不知道她究竟要做什么。

  很快我便知道了——她又一次坐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这一次,我的口鼻都被她严严实实地封在了她那神圣的山谷里,透不进半点空气。

  我喘不过气来,呜呜叫了两声。

  吴小涵抬起身子来,低头对我解释说:「真正窒息的时候,男人是很容易射精的噢;刚才只是坐到你脸上一下,都没真正捂住你的鼻子。现在该玩认真的了呢。」

  看我略微恐惧的表情,她接着说:「你还可以顺便再享受下我的小屄呢,真是便宜你了。接下来就看你的啦。你不射精的话,我是不会抬起屁股的噢。」
  她说完,又牢牢实实坐在了我的脸上,将我的脸盖得严丝合缝。

  但实话说,就算不考虑什么窒息,能呆在她的胯下、紧贴着她的身体,光是这种温暖的接触和暧昧的意象,就足以让我勃起了。

  还有她的花园里那美好的气味,此刻充满了我的口鼻,更是起到了春药般的作用。

  兴奋归兴奋,憋了大约几十秒后以后,胸腔真的难受起来了;于是,我忍不住扭动挣扎起来。

  只是吴小涵坐得确实很稳,没有漏半点空气给我。

  又过了十几秒,我感觉真的快要死了,强烈的求生本能,让我开始努力试图挣脱手上的捆绑,只是,那显然不可能。

  吴小涵倒是因此很是兴奋:「挣扎什么呀,小贱货。你觉得你挣扎了学姐就会放过你吗?」

  「呜呜……」口鼻被捂住的我,连呻吟的声音都极为微弱——我甚至觉得这声音会直接被堵在她的胯下,她连听都不见。

  不过,她显然还是听见了:「你叫呀,接着叫呀。再叫只会让你的氧气消耗得更快的,嘻嘻。」

  在绝望的窒息中,我身体的挣扎似乎已经不再受到大脑的控制,只机械地抽动着、拍打着地面;而我的大脑缺氧,眼前开始晕眩,甚至出现了黑白的奇怪图案。

  吴小涵竟然还是没有半点放过我的意思:「哎呀,小废物,你要是再不射精,就真的要被坐死在我的下面了呢。不过,能死在这么美好的地方,你应该也心满意足了,对不对呀?」

  她那悦耳的嗓音传到我的脑海中似乎已经越来越迷离了,可是在同一时候,我竟然真的忽然觉得快感在慢慢加剧。

  终于,在几乎死掉的时候,我隐约感觉到了身体里的一股热流。

  吴小涵终于抬起了身子,向后移到我的胸前坐下:「你真的又射了呢。第六次了耶。啧啧,看来窒息真的很管用呢。」

  可是,已经射了六次的我,此刻射精的时候,前列腺附近的地方已经感到很疼了。

  被掏空大约就是这样的感觉?确实不算好受呢。

  「一天能射六次,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。」吴小涵说道:「而且,甚至连碰都没有碰到你的下面,你都还被贞操锁锁着,都能榨出来那么多次。处男真是可怕呢,啧啧。」

  我没有气力说话,,只是大口贪婪地呼吸着空气——我从没觉得空气那么宝贵过。

  可是,吴小涵没让我休息太久,就又把胯部对准了我的脸:「再来一次好不好呀?」

  仅仅才休息了几十秒,要想再次勃起,几乎是不可能的吧?!

  我开口求饶:「小涵学姐……你……让我……」

  可是,吴小涵已经不由分说地坐了下来,堵住了我的嘴。

  我挣扎了一会儿,甚至努力地摆动起身体来。

  吴小涵没有坐稳,确实在我的挣扎下从我的脸上滑开了。

  但她很快给了我一耳光,然后重重地重新坐下,用双腿夹紧了我的脑袋,让我无从再反抗。

  「呜呜……」我叫了一声,发现无济于事后,也慢慢安静。

  「还敢躲?」吴小涵问道:「你不是说你喜欢学姐的身体的吗?那你躲什么躲?」

  我说不出话,只能静静接受着虐待。

  没过多久,胸口渐渐感到难受,我又开始了本能的挣扎。

  只是,刚才的憋气、射精和反抗耗尽了我的体力,这次我的挣扎似乎都虚弱了不少。

  「是继续射精射到精尽人亡,还是窒息死在你最向往的地方,你自己选噢,小废物。你今天都和学姐做了这么羞的事情了,学姐是不会放你活着走了呢。」吴小涵挑逗道。

  吴小涵当然那不会想虐死我——可是她虐待起人来没轻没重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于是我赶紧把自己的手伸到贞操锁的缝隙里摆弄起自己的下体来——可是,我却发现自己还完全是软的。

  没过十几秒,我就再次进入了晕眩的阶段。

  我的身体不停无用地挣扎着,可灵魂像是早已抽了出来,在空中飘移着。
  吴小涵见我一直没有射精,终于还是抬起了她的屁股。

  「算啦,看你射不出来了,都被榨干了吧。真把你坐出什么事情来可不好。」
  可是,经历了刚才那可以的脱离感,我却有些喜欢上了窒息的感觉——我甚至忽然能够理解当时魏麒为什么会乞求吴小涵坐到他窒息而死。

  尤其是在吴小涵的胯间,被她那诱人的气味迷醉着,被她那甜美的汁液抚慰着的时候,真的不想离开。

  看着她美好的身体,我也开始渴望继续被她牢牢压住。

  我知道,求生的本能很快就会让我挣扎,让我痛苦,让我后悔。

  可是,我还是那么贪恋在她胯间窒息的感觉呀——愚蠢地迷恋着被自己女神压在胯下的那种亲昵和卑微。

  我的理智向欲望屈服,终于说出:「我还想被你坐,小涵学姐。继续坐我脸上吧。」

  「啊?被我坐脸,有这么舒服吗?难道你也想被我坐死呀?」

  我点点头:「小涵学姐,我喜欢,我想……」

  「我先说清楚了,这次可和我之前坐魏麒那次不一样。这次我要是把你给坐得停止呼吸了,可没人来救你;我才不愿意弄脏我的嘴给你做人工呼吸呢。」
  「嗯嗯,我知道……小涵学姐…………」

  「那,你要喜欢的话,就再陪你玩一会儿吧。不过,这回我要换个方向了噢。」
  说完,她站了起来,转到背朝我脑袋的方向,又才跨坐回来。

  这次她牢牢坐在我的脸上时,我便连她坐下那一瞬的表情都看不到,她也见不到我期待的眼神——我只见到她的屁股落下来,严实地盖紧了我的口鼻。
  我很快耗尽了自己肺里的空气,开始挣扎起来。

  我的挣扎总是很能让她兴奋,这次也不例外——她开始兴奋地说道:「这么快就挣扎啦,废物?就你这样子,还主动求我坐你?」

  她的屁股微微左右摆动着,似乎在挑逗着我;可她摆动的同时却丝毫没有漏入一点空气。

  我「呜呜」地叫着,手脚越来越猛烈地乱动,眼前也再次晕眩。

  缺氧的痛苦和求生的本能,让我开始后悔让吴小涵继续这么折磨我。

  在我又要几乎昏过去时,她终于抬起了屁股。

  我张大嘴赶紧急促地呼吸新鲜空气——可我才吸了一口气,还没缓过半点来,吴小涵的屁股又重重坐到了我的脸上。

  「不是想被我坐死在屁股下面吗?只可惜弄脏了我的屁股呢……不过,既然你那么想的话,就满足你啦。这回可以乖乖的噢。」

  我坚持了一会儿,又进去了迷离的状态。

  我听到吴小涵似乎说着:「小骚货,你好像又硬了哎。既然这样,那我就再好好满足你一次好了呢。」

  果然,我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隔着贞操锁碰到了我的下体,甚至还轻轻摩挲。

  那想必是吴小涵的手指——她柔嫩的指尖伸入了贞操锁的缝隙,轻轻触碰着我的龟头,有时还翻过来用那光滑的指甲盖微微蹭我。

  只是,刚才的那一口空气完全不足以把我从缺氧状态中拯救出来,我眼前越来越黑,这次甚至出现了尖锐的幻听。

  连续的窒息让我的身体不堪重负,我的胸口已经开始从内到外的酸疼。
  我身体的动作已经完全变成了肌肉的本能抽搐——我的大脑似乎都已经完全放弃身体了。

  在我感觉连最后一丝挣扎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的时候,吴小涵又终于抬起了她的屁股。

  我大口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,正准备开口求饶。

  「小涵」两个字刚刚说出口,吴小涵就又一次坐了上来。

  此时,刚刚稍微获得的一丝快感,也全部变成了极度的痛苦。

  这种痛苦,甚至比物理的刺痛,还要让人难受。

  几十秒的时间后,眼前奇怪的图案和幻听都再次出现。

  窒息让我的胸口不停灼痛着,像是在燃烧、像是被压碎一样。

  我的全身一直在本能地挣扎着,做着无用的摆动——手上和腿上的肌肉因为缺氧都已经开始酸疼了。

  到后来,我似乎在渐渐失去着全身的知觉,意识也渐渐从我那已经无法正常工作的大脑解离开来。

  就在我觉得自己真的死了的时候,吴小涵的身体似乎终于真正离开了我的脑袋。

  我迷迷糊糊地,听到吴小涵说着什么,却听不清楚。

  喘了几口气,晃了晃脑袋,眼前吴小涵的模样才算清晰起来。

  她对着我说道:「你刚才居然第七次射了,真的太离奇了。」

  在刚才极度迷离的感官中,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又射精了;但是,听吴小涵这么一说,那大概就是吧。

  我的下身倒是真的已经酸疼不堪了,甚至痛到让我想夹起双腿来了——不过,比起窒息的痛苦,这都不算什么了。

  我此刻只是张大嘴呼吸着新鲜的空气——能呼吸真的是太幸福了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