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一个男人的伪高潮】(01-04)【作者:东楼大爷】
【一个男人的伪高潮】(01-04)【作者:东楼大爷】
字数:121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一、一个美丽女人

  我大学毕业后在老家——祖国西部的一个小城市里谋了一份职位,世界五百强-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公司里面的事故勘察。这个职位基本工资不怎么样,但却油水不错,运气好点,事故多了,一年口袋里落20万还是很轻松的,这个收入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已经算是高收入了。

  一年处理二三百件事故,十年下来经过我处理的事故也有几千件了,但真正对我人生有影响的却是去年十月一个大美女的事故处理,让我直到今天还不能从后面发生的事里面走出来。

  每次接到报案,我都是开公司专用事故勘察车去现场,那天因为下了班,就没有换车。当时开着我的车——现代IX35已经快到家门口了接到电话,说在亚麻道中间有人出险,车主很惊恐,让我赶过去。现在还记得当时很不高兴,骂了声「我操,他娘的,出事故不会离近点?」亚麻道虽然在市区范围,但开发时间不长,离农村很近,离我那位于市中心区域的家要30分钟路程,而且天还下着小雨,让人不由得心情不畅。

  快到亚麻道的时候,车速已经上了120,路上根本没有车和人。车转过弯就进了亚麻道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当时一下子就想起《我是传奇》里面的画面。大灯和雾灯在街道上搜寻着,在走了500多米后,我看见前面停着一辆车。开到跟前,看清楚是一辆甲壳虫,像只虫子一样趴在地上,前面站着一个女的,穿着白色风衣,双臂紧紧抱在一起,在雨中瑟瑟发抖。

  「是你报的案吗?怎么了?」我走过去一遍打量着,一遍问。女人很漂亮,头发都被雨水打湿,一缕头发从额头下来,越过挺翘的鼻梁,搭在嘴边。我从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,但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没道德没文化没素养的低级趣味的人,但当时我确实有一股冲动,把她抱在怀里,把她嘴边的那一缕秀发噙住,去闻她的味道。「变态、禽兽。」我当时也确实及时的做了自我批评。

  「是,你是保险公司的?我能看下你的证件吗?」她放开抱在一起的双臂,掠过秀发,盯着我说。

  她看了我的证件以后,眼泪突然滴落下来,「你快点看看,我撞死人了我。一直向前开,他突然冲过来,我都没发现前面有人,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。」

  我听她说到撞死人了,忙问:「人呢?」

  「人在后面。」她怯怯的指了下车后。我绕过去,车后七八米的地方躺着个男的,血肉模糊,内脏都在外露着,但仍能看得出大概三四十的样子,看穿着应该是附近农村的。我用手放在他鼻子下面感觉不到气息的出入,身体的温度也已经冰凉。

  「打120了没,报警了没?」凭经验我知道这类事情是麻烦事,人死了还好说些,人要是活着,半死不活的才是无底洞。心里这样想着,突然发现地上的刹车痕不对,有重叠的样子。难道这么漂亮的女人会这么残忍?这样想着,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:「你是不是发现人没死,又退回去重新碾了一次?」

  「没有,没有,我怎么可能?没有,没有的事。我还没有报警,也没有打120,你看人都那样了,不管用。」那个女的突然紧张起来,有些手足无措。
  「明明就是这样,你还说没有。你看地上的刹车痕迹。」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想的,前面也遇到过类似事故现场,都是直接交给交警处理,我现场采集完证据就直接离去。那一次却那么多事。

  她猛的愣了一下,突然向我扑过来,把我紧紧的抱住。我还在发愣,她已经昂起头,被雨水打湿的脸庞凑了过来,用冰凉的唇在我脸上狂吻,一边吻一边疯狂的呢喃:帮我,帮我,我也不想的,是他威胁我,帮我……我正要说话,一条湿滑的蛇一样的东西便侵入我的嘴里,在我嘴里四处掠夺。她身上淡雅的香味也不住的刺激我的神经,我想大喊一声:停下来,可是嘴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。淡红色的风衣被她褪下,掉在地上,温热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我身体上,比我妻子大很多的胸不住的挤压我的胸膛,还有从她小腹那里面窜出来的热量都刺激着我。
  「要我,要我,求你,帮帮我。」她一边不断的呢喃,一边疯狂的缠上我的身体,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臀上。很翘很翘的臀部,脱掉风衣的她就是一个人间尤物,前凸后翘的身体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和原始的力量。当她拉开我的拉链,把我膨胀的兵器给释放出来的那一刻,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,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,眼下只想和她大战一场。

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我停在路边的车不住的闪着应急灯。细雨依然在下,地上已经有了小水流,冲淡着血迹。我两只手揉搓着她浑圆的臀部,软而弹性十足,仿佛要揉搓出水来一样。她这个时候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楚是什么意思了,声音就像直接从嗓子里面吼出来的,我理解为:要我,要我……她的衬衣纽扣已经开了,里面是蓝色内衣遮盖着两团雪白的肉球,我的嘴唇从她嘴巴上滑落,沿着白皙,冰冷的脖子向下亲吻,一直亲吻到胸脯,馥郁的香味一下子把我淹没,我贪婪的亲着,啃着,同时她也挣扎着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内衣,两团凶器就这样的在我面前亮了出来,白坨坨的上面一点紫红的奶嘴翘翘的立着,我能感觉到有大量的血液冲击进我的头脑里面,当时爆发的欲望,就算是和妻子结婚五六年时间都没有哪怕一次那么的强烈。右手不断的蹂躏着她的右乳,嘴巴凑上去狠狠的吸着,咬着,她的手也不安分的抓着我树立的旗杆不住的撸动。

  「我要,给我。」突然她挣脱的我怀抱嘶吼着,跑到甲壳虫前机盖那里,把紧身裤一直扒到小腿,趴在那里。阴部稀稀疏疏的毛发已经湿湿的,变成了一缕一缕,白色粘液和红红肉混在一起,一个小小的黑洞一张一合的,不住的向外流液体。

  我的旗杆一跳一跳的,不断地膨胀长大,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和美妙的身体,我整个人都要爆炸,只想着发泄。于是就冲过去,用自己最坚硬的地方向那片泥泞刺去。当刺进去一半的时候,她的双臀突然一紧,我的坚硬便像被世间最柔软的小嘴咬了一下,一层一层,从暴涨的龟头到根部,愉悦感冲击进整个身体,感觉每一个细胞都在融化。继续向里面推进,直到一直插到底,一个软软的肉和龟头碰在一起,这个时候感觉她整个人都成了我的一部分。她的屁股不断的耸动,迎合着我的抽插,每一下都能带出许多粘液,每一下龟头都像过电一样的颤抖。双手同时揉搓着她的美臀,臀肉每一下改变都影响着里面肉的改变,让我越来越疯狂,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。当时突然想起小时候养兔子,公兔子趴在母兔子身上的动作的频率就像上了发条一般,感觉自己和公兔子的速度很像。

  「啊,啊,你帮不帮我?」突然她大叫起来,紧接着龟头上被一股水浇过来,我大脑一片空白,便射了出去。虽然我基本每天都按时给妻子交公粮,但感觉这一次给她的却特别的多,好像一个人被抽个半空。

  男人总是在射完以后才会清醒。我低头看着被挤出来的小弟弟,有点发呆,刚才的疯狂会带来什么后果,我自己很清楚。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找纸擦干净,我点了支烟问。

  「给我一根。」她也收拾好了,狠狠吸了口烟反问我,「帮不帮我?」
  「你先回答我。」说完后我心里面嘀咕:「怎么帮,哥哥,你那可是杀人罪,我帮你就是帮凶。虽然我一直游走在灰色边缘,但就算犯事大不了是个开除工作,可没有想摊上这么大个事。」

  「杨晓华」她回答,「中午和老公吵架,就自己开车从家里跑了出来,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这里。这条路你看,根本就没人来,所以开得快了点,等发现前面有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,就从他身上碾了过去。当时我吓坏了,急忙刹车,下来看时,他还活着,也有意识。当时他冲着我大叫:你开车怎么不看,啊,我的下半身怎么没有了感觉?他就那样叫着,我走近看他,车子正好从他身体半截地方碾了过去,一截脊椎骨被砸断,从衣服里面亮出来。」她看了下我,掠了下头发继续说:「我知道他整个人都废了,脊髓损伤导致的截瘫,与其他在床上躺一辈子,不如直接解脱算了。就又倒车重碾了一遍。」

  「你知道你这是杀人罪吗?」我其实是理解她的,社会上很多事故也都是这样处理的,不过都处理的比较隐秘。高中时候,我们学校附近一家工厂发生爆炸,从里面抢救出3名工人,抢救出来以后,工厂老板让人把伤员抬到库房里面放着,一直等两个小时后伤员都断气了才打的急救电话。在社会上久了,自然会知道一切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,谁也不能例外。

  「知道。」她低下头,秀发便挡住了她秀丽的脸庞,突然她抬起头:「你会帮我,对不对?只要你帮我,以后我什么都答应你,我也可以给你钱。」

  听她说道「以后什么都答应我」的时候,我心里一动,刚才和她疯狂时候,感觉她整个人都是我的的感觉还在,我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。

  「先不说了,我帮你遮盖一下痕迹,你打电话报警吧。」对事故现场的认定和勘察水平,我不会比交警差,我能看出来的交警自然也能看出来。同样,经过我处理的,交警他就只能看到我想让他看到的部分。用她的风衣擦拭掉一些痕迹,把尸体的位置重新进行摆放,然后拍了一些照片,确认没有什么纰漏以后,我对她点头,让她报警。因为是下班时间,加上地方偏远,也是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交警才到,现场拍照,扣车辆,驾照行驶证,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。

  后面一系列认领尸体啊,责任划分啊,和家属谈判啊什么的都和我工作无关,一些细节都是后来杨晓华和我讲的。死者家里上有老,下有小,全指着死者养家,事故认定上杨晓华承担全责,因为赔偿到位(我们保险公司赔了五十万的三者,十一万的交强,她和老公还自己掏腰包拿出30多万共一百万对死者进行补偿,而我们城市的死亡赔付标准只有52万。),取得了家属谅解,所以免于刑事责任。

  当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,进了房门,换好拖鞋,和在客厅蜷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妻子打了声招呼,就直接进了浴室。我妻子在农行某条街道网点工作,也许因为工作特性,她对细节有着特殊的察觉能力,刚才和杨晓华的肉搏我怕有气味或者别的蛛丝马迹带到身上,被她发现就不好了。

  热水从头上淋下来,顺着我的皮肤向下流淌,全身突然就放松下来,对自己帮助杨晓华掩盖她杀人真相有点莫名其妙。杨晓华确实很漂亮,水灵的眼眸配上天然浓眉,一眼就能看出灵气来。见过很多像杨晓华一样一眼就能感觉出灵动的女孩,但基本都身材偏瘦小,没有多少本钱。可杨晓华却像一只千年得道化成人形的鬼魅,灵气与妩媚共存,爆乳肥臀。但这也不是我沦陷的理由啊,虽然结婚后我从没有沾花惹草过,但各种女人也经历过不少,不至于被稍一诱惑就犯下错误。抹了一把脸,突然杨晓华趴在她那辆甲壳虫前机盖上,耸起的白花花的臀部又浮现在脑海。浑圆的两瓣在细雨中泛着微微的光泽,在我的IX35的双闪灯光的映照下增添了一份神秘。雪白挺直的双腿似在夹紧,又似在张开,褪在小腿上的紫色蕾丝内裤正是我喜欢的类型。画面一脑补,小弟弟就抬起了头,它上面还残留着操过杨晓华的证据。握住它,我有点惊讶,虽然以前曾经一夜七次过,但那是结婚前的事了。刚结婚时候,一个晚上还偶尔梅开二度,但没多长时间就不行了,想来第二次,起码要等几个小时。可现在离操完杨晓华也不过两个小时,这还是大脑的一个闪念就能让小弟弟剑拔弩张到怒发冲冠的地步。

  「咦,自己还撸上了?」浴室门被推开一条缝,手握武器的样子正好被妻子瞅到。

  「洗干净了准备喂小妹妹啊,要不要一起洗?」我坏笑一下,反击妻子。
  「别,你还是自己解决吧。快点洗,完了我有事和你说。」妻子瞅了一眼雄赳赳的小弟弟,两只手比划了个握着东西,接着使劲向下一掰的动作,就拉起门走了。我握着的小弟弟直感觉冷飕飕的。

  妻子名字叫秦花,比我小三岁,父母都是农行系统,她自然而然的也就进了农行。妻子虽然容貌秀丽但身材偏瘦,刚谈恋爱那会我就调侃她胸比黄花瘦。不过这么多年在我的开发下,现在也快到C罩杯了。

  冲洗完身体,把衣服都扔进洗衣机里,走了过去。妻子头枕在我大腿上,柔顺的秀发依在我的腿上,小弟弟上,阴毛上。「什么事?」妻子正仰着头看着我,我替她分了分头发问。

  「老公,我想要孩子了。」妻子忽然伸手放在小弟弟上,并用手指轻轻在龟头上面轻轻划动。

  「什么?」我立马心虚起来。这刚刚犯了错误,老婆就要生孩子,这中间有什么关联没有?但我没露出什么破绽啊。「你不是坚决暂时不要嘛,怎么突然改变了?」

  小弟弟本来都要翘起来了,被妻子这一句话又给吓了回去。

  「咦,我说要就要,说不要就不要,女人做一个决定需要理由吗?」妻子也发现了小弟弟的变化,「还反了它了,竟然想逃跑。」数钱练就的指功啊,特别是经过长期摩擦锻炼出来的指尖肉,它就能准确的把小弟弟哪怕一丝微妙的变化都给传递回去,这是我的福利之一,也是我失败的源泉,通常在妻子的手指下,我落花流水,丢盔卸甲。

  「收到!我们现在就开始,把生儿子的旗帜插进老婆的沃土,并生根发芽,快快长大。」说着,我把妻子压在身下。

  二、我是禽兽,就要做禽兽不如的事

 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,那天刚上班,杨晓华就拿着事故责任认定书来我们公司。来之前她和我打了个电话,确定我在她才往过走。事故责任划分很明确,杨晓华全责,在这一点上,我那天下午就和她说的很清楚,不要试图推卸责任,而是尽可能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一个积极良好的态度就已经能拉很多分了,更何况就算是给死者也赖上责任,死者家属会不会因此多生枝节还不得而知。

  杨晓华当天上身穿着墨绿色袖口带褶衬衣,下身是紧身牛仔裤,臂弯处挂着一款红色皮包,一副御姐范。我带着她办理完所有理赔手续,仔细打量了下她,浮肿的眼圈,苍白的脸庞依然没有影响她的美貌。可以想象她这几天心理的煎熬,毕竟相当于她亲手杀人了。

  「进展到什么地步了?」

  「和家属基本沟通好了,后面就是拿钱办事。不过在见到他们家人的时候,我更加坚定我当时做的没有错。真正上有老,下有小的艰难。」说完,她的红唇使劲抿了一下,像是给自己打气。「有没有时间,我想发泄一下?」

  我不由一愣,「现在?」

  「现在。」

  「往北走,300米,渔人酒店,我去开房,电话联系。」看着杨晓华离开,我和部门同事打了声招呼,出门右拐直奔渔人酒店。我们的工作大多数都是在外面完成的,要么勘察现场,要么去修理厂给车辆核损,所以相对自由一些,出去打声招呼就行。

  杨晓华的请求,我能理解。本来就是人命相关的大事,死者家属的发难,自己心中的槛,亲人朋友或者好意,或者幸灾乐祸的关心、出谋划策这些等等加在一起,如果大脑承受能力不是很强,绝对能让一个人身心奔溃到住院。就像我帮杨晓华掩盖她二次车祸谋杀,也会道德拷问自己,在对与错之间想要分出个是非,虽然只是一念之间,但转不过弯就会变成山大压力。所以,我也需要发泄,除了帮助杨晓华的事,还有我和杨晓华之间也需要一场坦诚相接的交流。

  开好房间,给杨晓华打了个电话。进了房间,我就开始脱衣服,还没脱完,就响起敲门声。我几乎全身赤裸着打开门,一把把杨晓华拉了进来,抱在怀里。杨晓华也抬起头,红唇撅起,向我吻过来。

  杨晓华的舌头长而灵巧,肆意的在我嘴里搅动,似要把我的口水还有舌头全部掠夺回去。我贪婪的吞咽着杨晓华的口水,呼吸着从她鼻腔喷出的气息,杨晓华的味道让我兴奋,我托起她的双臀,她两条腿自动紧紧夹住我的腰,向床边走过去。

  她脱掉衬衣和牛仔裤,内衣,完全赤裸的站在床上,俯视着我。

  「程也,我是不是一个歹毒的女人?」

  「目前为止还看不出来,但肯定是一个果断的女人。」我盯着她的眼睛迅速调整心态,认真回答。现在回想那幕,有点滑稽,我眼睛平视的话正好对着她的嘴巴,当时是微微抬头,角度正好和小弟弟的角度一致,哥俩神同步。

  「你为什么会帮我,我知道肯定不会是因为我让你上我,这可是犯法的事?」她继续问。

  「我也不知道,没想那么多,或者是自信不会有事吧!」我回答。小弟弟突然狠狠跳了一下,我马上反应过来,抱过她,把头埋进她的两团白兔儿一样的胸沟里,柔软和充实的感觉同时涌进大脑。前面也说过,妻子的胸不是很大,自然也给不了我那种被淹没的感觉,而我的私生活在结婚以后是绝对严谨的,眼前这具饱满充满魔性的胴体是我结婚后接触到的第二具女性身体。两只手一只抓一个,指缝里面夹着的乳头稍一摩擦就挺了起来。

  「给我,程也,进来。」杨晓华在我身下两条腿缠在我的臀上位置,下身挺起,要我插入。小弟弟早已等不急了,滋溜一声就插进杨晓华早已泛滥成一片泥泞的缝隙。

  「嗯,」杨晓华呻吟了一声,是畅快的音符。

  「这事我和我老公也没有说,就我们两知道,啊,啊,我只是不想,啊,啊,他半死不活的活着怨恨我。」杨晓华一口气说完好像了了件心事,身体突然放松了,水一样的女人特性便体现出来。我就像是在泥泞中撑着一叶小舟的渔夫,在泥泞中艰难的前行。前路狰狞,层层叠叠,小周左右冲突,上下颠簸,就连舟头舟尾上都沾满泥泞。前方是一座不住蠕动的丘陵,是小舟不能逾越的壁垒,小舟只有不断的冲击,每一次都撞上丘陵,或高或低,或轻或重,泥泞也被调动起来,泛起了波浪,对小舟进行挤压,涂抹。我这个渔夫当然也没有闲着,手口并用,一会儿咬住一条小蛇,一会儿轻啖两颗红豆,一会抚摸褪去外衣的小豆芽,一会儿拍击两瓣美臀。

  「啊,啊,程也,给我,射给我,射呀。」杨晓华在身下扭动,突然抱住我疯狂的亲起来。小弟弟也被狠狠的夹了几下。

  「换个动作。」我拔出小弟弟,抱起杨晓华翻了个身,杨晓华便自动的趴在床上,撅起屁股。

  翻开的两瓣小阴唇像是一张小嘴一样张开着,露出张开散发着温热复原的阴道,阴道口还在不断往外流着粘液。杨晓华的菊花非常漂亮,颜色红红像个小太阳,也早就被小妹妹的口水给糊了。

  我将小弟弟对准杨晓华的菊花插了过去,杨晓华屁股猛地一收缩,小弟弟刚进去一点头又被挤了出来,杨晓华像是犹豫了一下,「轻点,它第一次。」然后便放松下来。

  我俯下身子,揉捏着乳头,在她耳边回答:「我尽量。」一边说,小弟弟一点点的挤进杨晓华的菊花里。小弟弟全部进去的时候,杨晓华的身体顿时僵硬了,肛门肌肉紧紧收缩,小弟弟就像被紧箍在一个密闭的空间,向外抽的时候小弟弟感受到了艰难。接着又向里推,仅仅两三个回合,小弟弟便跳动着,要吐口水的感觉。我忙停了下来,在她耳边摩挲:「怎么样,疼不疼?」

  「程也,你就是个禽兽。」杨晓华喘息着说,并回过头来,把舌头塞进我的嘴里。

  「呜呜,」我舌头被她舌头搅着,说不出话来,但下面可以动,就又动了两下。杨晓华突然挣脱我的舌头,「啊,啊,程也,再来。」

  受了鼓舞,自然要表现一下,就连续抽插十几下,突然杨晓华的身体颤抖起来,紧接着从小妹妹和菊花处传来强烈的收缩,小弟弟被一刺激,也就狂泻如注了。

  「啊,好爽。」从杨晓华身上翻下来,我平躺在床上,把浑身软瘫的杨晓华拉进怀里,「如果我是禽兽,就要做禽兽不如的事。」

  「我还没有这么舒服过。」杨晓华秀发如瀑散在我胸上,依在我臂窝说,「我和老公做建材,开始做生意,每天想着赚钱,做起来也没激情。后来生意不愁了,他又注重养生,我一缠他,就像怕疼,不是他给我打针,而是我给他打针一样。以后,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,我们一起做吧。」说着,她的手便抓住了我的小弟弟,撸了两下。

  「啊,这是什么?」她看着手上的一丁点黄,突然叫了起来。

  「啊,不会是你的那啥吧?我的小弟弟不会被污染吧?」我也夸张的叫起来。
  「滚,那是它的荣幸。咦,又起来了,不过,姐不伺候了,要走啦。」她看着被她抹弄的又变硬的小弟弟,跳下床去了卫生间,接着就听见淋浴的声音。
  没想到她还有这么活波的一面,被她这么一搞,我一瞬间甚至有面对妻子的感觉。说实话,杨晓华也就比我大两岁,但她给我的感觉却是果决、懂得取舍的女人。这样的女人如果表现出顽皮、可爱的一面,那就说明她对你已经放下了所有戒心,面对你的时候,已经不用装了。生活有时候很奇妙,就像杨晓华的口水、呼吸的空气,身体发出的味道都让我渴望一样,这不是简单的异性相吸,也许只能用命中注定来解释。

  看着杨晓华穿好衣服,发现她牛仔裤屁股那里有一些精斑痕迹,想起可能是她进门以后,我抱她到床上的时候蹭上去的,当时小弟弟正雄赳赳,气昂昂的。就拉着她到卫生间蘸了点水擦干净。屁股后面就湿了一块。

  「我用吹风机给你吹干再出去。」她点了点头,站在镜子前面,我站在她后面,要去抱她,她躲了一下,「别又蹭上了,你也快洗一下穿上衣服。」

  「等你走了我再洗,先给你吹干裤子。」镜子里面她眉浓如黛,双颊红润,就像一朵刚出水的红莲。「雨润红姿娇」,突然想起西游记里面的一句话,不由脱口而出。

  杨晓红听到后「噗嗤」一声笑了,「发什么呆,有吟诗的时间替我吹干,事儿还多着呢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我答应着打开吹风机,蹲在她后边,替她吹着屁股上湿的地方,她静静的看着镜子,不知道再想什么。当时我有一股幸福感,有种和她天长地久的渴望,但念头刚起,便直接被我抹杀,老子的老婆还等着给老子生儿育女呢,老子怎么可能沦陷给别人的老婆?喜欢川菜也不必就娶个川妹吧?

  她的手忽然放到我的头上,裤子刚好干了,我关了吹风机站起来,「好了,完全解决了请我吃大餐,没问题吧?」

  「没。是吃我请的大餐还是吃我的大餐?」她笑了一下,满室皆春,「我先走了。」说完,也不等我回答就拉开门走了。

  「大餐嘛,当然越多越好,包括种类,包括花样。」我嘀咕着,打开淋浴。
  三、如果觉得不合理,不妨换个角度看

  在退房的时候,手机响了,是同事李良。

  「程也,圣杰修理厂定损,你事办完了就去,没办完我下午上班替你跑一趟?」李良和我有各自的辖区,我负责桥北,他负责桥南,和我关系很好,是个直脾气。
  「完了,五分钟到公司。你吃饭没,我请你。」我回答。

  「吃了,那你自己联系。」

  回到公司开了车,半路找了家面馆吃了碗面条。全市一千多个汽车修理网点,能进行事故维修的只有248家。圣杰修理厂实力在248家里面中等偏上。到达圣杰修理厂的时候,他们还没上班。老板李治富看见我的车就迎了过来,问有没有吃饭,得知等我吃了饭就请我去他办公室喝茶,我拒绝了,直接进了他们的保险理赔室。说是保险理赔室,其实是各大保险公司和我一样定损员的休息室,里面烟、茶、酒、麻将桌、扑克牌、电脑、床什么都有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定损员的干休所。

  房间里没人,我关了门,泡了杯茶,手机放到茶几上。离上班还有差不多30分钟,修理厂院子里面挺安静的,我从早上到现在,一直兴奋的精神便平静了下来。我和杨晓华纯粹就是个意外,我当时的心情就像是一直吃兔子的狼偶然遇上了一只送到嘴边的鸡,吃完这只鸡,发现鸡肉味道很好差不多吧!我也不想纠结我做的错与对,是否对得起妻子,操了就操了,不让她知道就不会有麻烦,没有麻烦就继续过日子。至于以后怎么样,我也不知道,遇见了就吃呗,虽然不饿,但也不能放过。

  正胡思乱想,房门被推开,是圣杰修理厂负责保险理赔的翟亮。

  「程哥,来这么早?」翟亮进来给我递了支烟,替我点着。

  「闲着没事,呆在公司闷得慌,正好你们打电话,就过来了。什么车?」我和翟亮聊着。

  「就是前几天报案的斯巴鲁,今天中午都拆开了,就给你打电话过来给定了。」
  「走吧,办正事。」我站起来,拿上手机。

  车停在钣金车间里,蓝色斯巴鲁,某单位的车,前几天报案,我拍的现场。司机开车时候打盹,直接钻进一辆货车屁股下面,前机舱都被挤了起来,司机现在还在抢救室里面躺着,胸骨刺穿肺叶。

  翟亮拿着两张A4纸给我,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损坏的配件。

  「我念一个,你们向外拿一个。」我说,「保险杠。」

  旁边的维修工拿了几块保险杠碎片放在我面前,我拍完照念第二个:「左前大灯。」

  拍完第35项,我念到:「变速箱壳体。」

  「在那。」修理工向我指向放在角落的变速箱。我走过去,看了看,问修理工:「哪儿有问题?」

  修理工迟疑着没说话,却看向翟亮。翟亮忙过来说:「程哥,这么大事故,发动机舱都变形了,你说这发动机和变速箱能好着吗?」

  「翟亮,好着就是好着,有问题就是有问题,什么叫能好着吗?就像我上个月好着,这个月不好,这不合理。」我说,「下一项,自动变速箱油,8升,变速箱好着自然不用换油……」

  「程哥」,翟亮凑过来在我耳边说:「上个月财务把给你的给漏了,李总已经批评过了,连这个月的一起给你补上,另外在你车后备箱我刚放了两件酒。」说完走到变速箱跟前,指着一个地方说,「程哥,你看,这不是有条裂缝吗?」
  我走过去一看,果然有条裂缝,就笑了笑,「刚才怎么没看见,站你的角度这么明显。」手机拍了照,「不过审核时候能不能通过我不敢保证。」

  「呵呵,程哥,合作这么多年了,你就别说见外话了。」翟亮忙说。

  大小配件总共183件,全部弄完已经快五点了。从圣杰修理厂出来,顺路回了趟家,把酒放下,去公司时候已经五点半。等到下班开了我的IX35就直接回家了。

  到家时候,妻子正在做饭,下午她发微信给我说同事老公钓了鱼,给她们每人一条,她决定晚上清炖,给我补补,让我卖点力气早点让她这朵绽放多年的花朵结果。她发的图片上水盆里面的草鱼张着嘴巴也像是在笑。

  看着厨房忙碌的妻子,想起中午杨晓华裸体的样子,不免把两个人有了比较。如果说女人是水做的,那么妻子的身体就是一弯溪流,清亮、有致;而杨晓华则是一碧如洗的湖水,深不见底。那么还有没有井水、泉水、河水、海水做的女人呢,她们又是什么味道?这个想法让我自己都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次。

  「想什么呢?鱼还给你留着呢。」妻子从厨房探出头对我说。

  「再想吃了你的鱼,今晚做几次才能还清。」我脱掉外套,走过去。

  「吃了爷的鱼,就是爷的人了,一辈子都别想着还清。」妻子递给我围裙,顺手在我的下巴上摸了一下。

  「听说女人过了60,小妹妹里面就没有水水了,一辈子会不会对我不公平?」我系好围裙,捞出鱼放在砧板上回答。

  「小样,想干啥?老娘就是吐口水也不会放过你。」妻子说。

              四、色令智昏

  柔软的蓝色提花羽绒被下面,秦花躺在我怀里翻看着手机,披散的乌黑的头发发出缕缕兰花香,高潮过后的她显得特别有女人味。

  我不由得走了神,秦花正在排卵期,刚才射出去的亿万精子现在必然在前赴后继的向着目标前进,是不是已经有健壮的与卵子结合,开始孕育属于我们两的新生命?妻子和杨晓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,杨晓华在商场里打拼多年,人情世故娴熟于心,就连每一寸身体似乎都透着圆滑,收放自如;

  妻子虽然30岁了,但毕业后就一直在农行对公的柜台上,接触的人不外乎同单位的和办业务的,关系单纯简单,所以心性也比较单纯,虽然嘴上谈起性爱来麻溜的很,但实际大部分是我教的,省下的部分是看毛片,网上自己查的,不过她一直以为我不知道。

  我宠溺的在她前额吻了一下,她把手机放一边,摸着我乳头边的毛柔声说:「老公,你喜欢女儿还是儿子?」

  我抚摸着她丝缎般光滑的手臂,沉吟了下说:「女儿。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女儿,然后看着她长大,就像看着你长大一样来弥补前25年我没有你的缺憾。」

  花往我怀里缩了一下,说:「我喜欢儿子。不过你喜欢女儿,那我们就生女儿吧,然后再生儿子。你不会XXOO女儿吧?」

  「乱说什么呢?」听了她这句话,我不由得头大,不知道这女的心里整天想的是什么东西,难道是乱文看多了?我扳过过她的肩,看着她娇美如花的脸庞,她一双乌黑的眼珠盯着我的眼,我心里突然柔软下来,觉得对不起她,就向她吻了过去。她闭上眼,臂膀环在我颈后,腿便蹭上了小弟弟。

  吻完以后,她手突然伸下去,握住小弟弟,眨着眼睛问:「是不是被我说中了,都有反应了?」

  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,「不许胡说,我会是一个好爸爸,你是一个好妈妈,我们的女儿也会开心快乐的长大。」

  房间里静悄悄的,如果有可能,我希望时间就这样静止下来,一直到天荒地老。秦花的手机响了一下,收到一条微信。

  我拿起来来一看,是丈母娘的,周六要和朋友去山里玩,要借我的SUV去。
  妻子一动没动,依旧伏在我的怀里。

  「你妈周六去山里玩,开我的车去,你要不要也去玩玩?你给回一下吧。」我用下巴蹭了下花的头问她。

  「才不去,她肯定是和几个姨去摘野果子,拍照,每次我去既给她当司机,又当摄影师,还要落个拍照技术差。」说着,花忽然想起什么,一边回微信,一边得意的对我说:「差点忘了跟你说,今天我们来了个新同事,让我带几个月,以后让他做对公,我可能要升官了。」

  「男的女的?升你当主任?」我问。

  「男的,刚考进来,又黑又丑,不过挺懂事的,喊我领导。」花得意的笑了起来,「主任不大可能,不过副主任应该差不多吧。」

  「看来以后我要对你更好点了,要不然以后你做行长了,甩了我怎么办?」
  「那是那是,以后每天晚上都给我洗脚,给我做好吃的,买最好的化妆品、衣服还有包包。我妈说让你明天下午把车给她送过去,她们后天一大早就出发。」花放下手机越发得意了。

  「好的,我的领导夫人,不过,我们该睡觉了。」说着,我在她眼上亲了两下。

  第二天跑了两个修理厂,下午下了班,给花打了个电话,她说新来的男孩请她们营业所的人去吃饭,让我自己吃饭,把车给丈母娘送过去。我便喊了李良,去高新的「月亮城」吃了串串。

  和李良分开后我便回家。岳父和岳母住的房子是单位零五年建好内部购买的,在现在市中心西南方向,我的家在市中心区域,中间开车十五分钟时间。从高新到市中心不到十分钟,车开进小区车库,我回家把圣杰修理厂送的酒搬了一箱,放进后舱便往岳父家赶。

  到了楼下,停好车,见二楼屋子里面灯亮着,我就搬了酒上楼去。按了两下门铃,就听见岳母说来了的声音。

  门开了,岳母穿着睡衣站在门口。

  「妈,修理厂送的洋河经典,给我爸带一箱喝。」我忙说。

  「进来吧,放你和秦花的房子,你爸的酒瘾就是你给惯出来的。」岳母没好气的说。

  岳母差一年就退休,不知道是杨晓华的大胆和炽热激活了我的兽欲,还是经历了杨晓华后让我对女人的了解更深了一层,我竟然用男人看女人的眼光打量起岳母来。

  粉红色带黄花抓绒睡衣在岳母身上显得宽松,胸前高耸着,显然没有带胸罩,隐约能看见乳头的凸起,小腹没有她这个年龄圆圆的样子;头发挽在后面,越发显得脸如满月,眉眼里和妻子有一些相似,透着端庄秀气。

  「没事妈,反正都是送的,家里的阳台上还有不少呢。我爸呢?」我一边说,一边去门口第二间房子。

  「你爸路口水果摊那里下棋呗,还能干啥?」岳母看了我一眼,边往卫生间走,边说:「我刚跳舞回来,洗个澡,你放下酒等我会,我洗完了送你回去。」
  「没事妈,」我正要说自己打车回去,鬼使神差的又咽了回去。其实也没有想怎么滴,就是突然想多呆会,觉得让岳母送自己回家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十几分钟时间,我一局王者荣耀没有玩完岳母就出来了,站到我旁边,洗发水的香味和刚冲完澡成熟女人肉体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。

  「都多大人了还玩游戏?」岳母嗔怪道,「你吃饭了没,没有我给你下点饺子?」

  我收起手机,下意识的转头,正好看见岳母的睡裤那里紧紧绷着一条缝,连忙抬起头回答:「下班和朋友一起吃的小火锅。我给爸打个电话,我们走吧?」
  「不用打了,你爸带钥匙了。你等下,我去换件衣服。」不知道岳母是不是发现了我看到了不该看的,好像她穿着睡衣也逛街的啊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